民间故事:忤逆墓

2018-08-28 18:16:44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民间故事:忤逆墓

洪武二年朱元璋命大明北伐军兵分南北两路,攻取山西。南路军的主帅是征虏大将军冯胜,主攻目标为平阳府。

冯胜深知欲占平阳府,必先攻取其南大门—曲沃。他决定派都指挥使王进打头阵。王进年轻时曾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,战功赫赫。朱元璋当了皇帝后,特赐他金带一条。

谁知冯胜下了军令以后,王进竟然低下头,硬是不上前领军令牌!众目睽睽之下,冯胜好不尴尬,却又无可奈何,因为王进有金带护身,要惩处他必须向千里之外的皇上请示。冯胜正要选别的将军担当先锋,身后的随军书吏悄声提醒他,半个月前大军刚入山西,皇上曾特派钦差赐给他一个解困救急的锦囊,并叮嘱他只有在攻打曲沃时才可打开。冯胜猛然醒悟,急忙打开锦囊,里面竟是一道圣旨。

冯胜忙带领众将跪接圣旨。书吏焚香净手,念圣旨道: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,大军攻打曲沃,可派遣都指挥使王进为先锋官。钦此!”

众将听后无不震惊,对朱元璋的神机妙算钦佩不已,冯胜更是激动不已。起身之后,冯胜即命王进速接圣旨,只见王进浑身发抖,脸色苍白,终于爬着上前,接过了圣旨……

冯胜终于松了口气,又命偏将张子明辅助王进,共同攻打曲沃南门。一场血战之后,明军终于攻占曲沃城,但王进战死了!冯胜悲痛遗憾之余,提笔写奏折,要为王进请功。冯胜刚写了两行字,张子明求见,禀报说王进并非战死,而是举刀自刎而亡!

原来,王进是第一个攻上城楼的,他手执大刀,锐不可当,一直冲杀到设在曲沃老县衙的元军大帐。此时的王进已经是一身刀箭之伤,再也支撑不住了,一头栽倒在地,两个亲兵急忙把他扶起。就见王进推开亲兵,跌跌撞撞来到老县衙对面一幢荒废了的宅院前,大叫一声:“爹呀娘啊,不孝之子猪儿向你们请罪来啦!”大刀一挥,抹向了自己的脖子!

冯胜愕然,不由得停下了笔。张子明又呈上了一封染血的信,说是在王进的怀中发现的。冯胜接过一看,信的抬头正是写给他的。信中写道:吾曾忤逆不孝,理应死无葬身之地。吾死后应掘一深井,系棺于铁链上,天地不着。俟吾罪消孽完,铁锈链断,棺木落水,幽灵方得慰藉……

面对这份血信,冯胜心头沉甸甸的—细细一揣摩,王进的口音还真是山西本地口音呢,而今天王进自刎前口呼爹娘,遗信中又安排自己的身后之事,看来王进就是这曲沃人!令人感到困惑的是,王进在信中说他曾“忤逆不孝”到底是何意?一番沉吟之后,冯胜传来军中画师,画了一张王进的画像,高挂城门楼下,贴出榜文,以重金悬赏能说出王进身世的人。

画像和榜文刚一挂出,便有不少曲沃本地百姓争相揭榜—王进的画像大家太熟悉了,而他的忤逆不孝在当地几乎人人皆知。只是,王进原名不叫王进,而叫王猪儿!

原来,在曲沃老县衙的对面,原本有一家生意很兴隆的马车店,掌柜名叫王老成,待人热诚,扶危济困,又读过书,写得一手好字,在曲沃城中威望很高。王老成子嗣不旺,40岁时,他的妻子崔氏才生下一子,乳名便叫猪儿。夫妇俩把猪儿视若掌上明珠,对他百依百顺。猪儿自小得宠,十分骄横,染了一身恶习,吃喝玩乐样样俱能,长到十几岁时,又开始和一些街头少年混在一起,踢脚打拳,抡枪舞棒,偷鸡摸狗,酗酒闹事,扰得四邻不安,八舍不宁。

由于王老成威望高,曲沃城内外谁家有红白大事,必定请他写对联当主事。王老成每去一家,必定带上宝贝儿子。猪儿打小特别爱吃馄饨,于是无论哪家请王老成,都特意做一些馄饨给猪儿一人吃。

有天西邻一家办喜事,特地来请王老成赴宴,正赶上猪儿不在家,王老成只好独自前往。中午猪儿回来了,得知父亲一人去赴宴,立刻怒从心起,从练武房拎回一把砍刀,放在磨刀石上磨起来,恶狠狠地说:“老家伙竟敢不带我,让我吃不上馄饨,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!”磨完刀便出门喝酒去了,崔氏躲在一旁,吓得不敢说话。

王老成宴罢醉醺醺回到家,崔氏急忙上前,把儿子磨刀要杀父亲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。王老成哪肯相信:“天下哪有儿子杀父亲的事?胡说八道!”崔氏不放心,硬是把王老成推到邻居家歇宿去了。

崔氏知道猪儿不会善罢甘休,在炕上把王老成的被窝铺好,又找来一个大葫芦,里面装些红水,放在枕头上盖好,就像王老成睡在那里一样。为了讨好儿子,崔氏又给猪儿做了一锅馄饨,心想儿子回来吃到馄饨,也许就不闹了。

半夜,猪儿喝得醉醺醺地回来,崔氏听到响动,赶忙给儿子端来一碗馄饨。猪儿三口两口吃完馄饨,崔氏接过碗,又去厨房给儿子再盛一碗。趁这空子,猪儿提刀来到父亲房中,借着月光,看见“父亲”稳稳地睡在床上,乘着酒兴,举刀朝父亲的头猛劈下去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红水迸出,把随后跟来的崔氏惊得目瞪口呆!

第二天清晨,王老成回来,看到被砍成两半的葫芦,顿时两眼发直,一下瘫倒在地上。更想不到的是,猪儿从此一去无踪!此事传扬开来,官府画了王猪儿的图像,张榜通缉,因为他犯了大元律法中十恶不赦的忤逆大罪!悔恨交加的王老成一病不起,很快便去世了,崔氏悲痛之下变得疯癫癫的,整日念叨着“猪儿、猪儿”四处寻找儿子,最终下落不明……

听罢王进的身世,冯胜感慨万千,也终于明白了这么些年王进身上的不少难解之谜……被官府通缉、有家不能回的王猪儿,只得背井离乡,投军当兵,改名王进,饱受风寒饥饿之苦,这才想起家中的温暖,父母的恩情,痛恨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。由于背负着沉重的良心债,每临大战,王进都勇猛向前,“但求一死”,以向父母赎罪!而如今重返朝思暮想的家乡,对父母的愧疚之情使他无颜面对乡邻,说什么也不愿再当先锋打头阵,但皇上的诏书又把他逼到了悬崖绝境,最终怀揣着救赎灵魂的遗书,自刎在家门口……

相关文章
?